about 2 years ago

今天被鬧鐘吵醒 (好久沒被鬧鐘吵醒,最近都是五、六點鬧鐘還沒響之前先自己莫名醒過來,然後差不多鬧鐘響時去按掉,又稍微睡一下回籠覺,到該出門前半小時趕緊吃早餐出門),手機的 Facebook 出現這張照片,是啊,離開學校已經四年了...

可能是因為很晚才步入職場,我的每次離職都是很果斷,這樣講好像我很常離職似的,其實才兩次,第一份工作只待了八個月,雖然對處長很抱歉,但思考後還是離開,第二份工作待了三年,老實說,那裡是不錯的地方,也讓我推薦了不少人進去,但在想著接下來要做什麼時,也許該離開舒適圈去闖闖了

畢竟和大學剛畢業或碩士剛畢業的人相比,我手上就時間的籌碼就少了六年,但我並沒有後悔,這六年確實在我這四年的職涯上帶來很多正面的影響,只是在規劃職涯時會讓自己想更多事情,像是畢業那年,雖然才面試了四家公司,卻也讓我寫了好長一篇分析 (現在回頭看,真的好長 XD )。

職涯規劃每個人想的都不一樣,而且會隨著時間改變,畢業時,是自己找工作,開始工作後,慢慢變成工作來找我,還曾寫了兩封信,婉拒對方的好意,第一次的理由有幾個,主要是不甘心,想看兩年的努力開花結果,另外是工作內容還蠻有趣的,想自己闖闖卻還沒想到要做什麼,然後就是想讓自己推薦進去的人都能獨當一面。

沒想到第二次時,上面的理由幾乎都不再是我想留下來的理由,推薦的人都已經是團隊的中堅成員,但等了三年,產品還是沒開花結果 (輾轉聽到似乎有機會了,希望這次不是再一次的狼來了,讓還在裡面努力的同伴能享受豐收的喜悅),我找出當初的婉拒信,最後婉拒的理由是,我想試試自己能發揮到什麼程度,因此我拒絕了我過去不曾聽過的年薪,選擇和理念相同的同伴一起闖闖看。

但命運很好玩,就在和同伴讓工作團隊開始步上軌道時,有了想併我們團隊的公司,而且就是我第二次婉拒的公司,在衡量種種條件後,團隊成員也不反對合併,對我來說這兩個多月 (從六月到八月),所見所聞的東西比過去要多很多,瞬息萬變很多。

雖然之後在以子公司的方式併入新公司後,薪水也許有成長 (老實說我也沒特別問這個),但相較之下還是會失去了某些空間,可是我還是想試試看當初婉拒時說的話:

是想嘗試一下,在這裡沒有完成的事:和夥伴一起摸索商業模式,用自己認為好的開發方式開發產品,和伙伴一起撞牆,若有機會,一起脫殼而出。

有點扯遠了,會提到職涯規劃,是先前不久在招募兩位學弟時,我改變過去面試的方式沒有問技術的問題,除了期望的待遇範圍外,只問了二個問題:

  • 你們的職涯規劃是什麼?
  • 從這離開後想帶走什麼?

相信這兩位學弟的專業能力所以沒問技術的問題,但一個新創公司需要的不只是專業的能力,還需要熱情,新創相較已經穩定的公司,更無法給進來的人什麼承諾,所以要能對自己有規劃,因此我問了這兩個問題。這其實也是問自己的問題,特別是現在的同伴當初找我作 CTO 時,我問了對方你覺得 CTO 是什麼角色?也問自己能否當好一個 CTO?

我曾覺得 CTO 是能幫公司看未來 10 年或 20 年後需要什麼技術,培養團隊能有有應付未來的能力,但老實說,我目前還沒有這能力,但想在的想法變了,我覺得所有 O 字輩的人,像 CEO 或 CTO,想的應該是如何讓整個團隊在未來能取代自己,不是說之前想的不重要,而是在自己達到那境界後,還要能讓後輩也能達到這境界,而不是讓自己成為拖累公司發展的人,這是一件超難的目標!

四年了,之前看《風起》時有一段話:人最黃金的創作時期只有10年,盡情去發揮吧!加上求學時期的強者學長,也加入我們了,要加緊努力,準備邁向下個階段。

最後,這是那兩位學弟的其中一位,在和我們談完後,傳給我的影片,他說那天聊到的東西在影片中有相似的論點,給想規劃自己下一步的人思考看看 (可別照單全收啊)。

沒想到自己在幾個關鍵點都留下許多的文字紀錄 XD,本來這文章是想寫來徵才的,但寫到最後覺得不適合了,所以只好放在這小小的後記裡,對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有興趣想了解一下的熱血青年,歡迎跟我們聯絡。

← 看板課後心得 《建構微服務》書摘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