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ver 1 year ago

中文不像中文,英文不像英文

趁著連假,終於把《深入探討 JUnit 5 的擴充模型》給翻譯完了,但不管是翻譯的過程中,或是整個翻譯完後在校對時,總覺得這中文讀起來不像中文,或是說沒有中文文章的感覺,之前有看過一個說法:翻譯其實是一種再創作,也就是在文意不變的情況下,句子與文字的調整便是翻譯者的創作,但文意與創作的拿捏就挺難的。

除了翻譯,自己也在寫文章,寫的過程中,有時候會覺得受英文作文訓練的影響,句子好像有點像英文又不像,但實際上什麼樣子是英文句型什麼又是中文句型,自已也說不準,只能說接下來新的一年會寫更多東西,對自己寫文章有些期許:能簡單明確,若是科普類的文章,能夠自然帶入輕鬆與趣味,最後,文字能嚴謹洗鍊,自勉之。

文人相輕

前陣子在 Facebook 上看到一位應該也是業界人士引用母校前助理教授在 Slideshare 的投影片,留下一堆有貶意的發言,但看完後我有點傻眼,為什麼會把雲端儲存單純與 NFS 相較?把透過 Gateway 將 sensor 回傳回 server 就當成是 IoT 的全部?怎麼看都覺得這位業界人士會不會看太淺了?

雖然目前的科技都是建築在過去的科技上,很多慨念也都是延續著舊概念,但當要建構一個像 AWS S3 這樣的儲存平台給眾多的服務使用,要考量的事就不是原本 NFS 能夠完成的;即使有 Gateway 也不能完全處理掉 sensor 無法上網的問題,在荒山野嶺或是移動的車輛上,Gateway 自身都不見得能有完整的網路功能,更何況 IoT 看的是應用,在設計平台時,更要考慮如何滿足最多數的可能性,這都需要相當多的工夫在裡面,若能了解這些,實在沒必要留下這麼貶意的發言。

文化養成很難,崩壞卻很快

因為社群的關係,每個月都會有與前同事碰面的機會,因此常會聽到一些有趣的事,事後想想,自己現在一直想在目前的團隊建立敏捷的文化,因此很能體會建立一個文化不是件容易的事,要花上不短的時間,而且如果文化沒有深植入團隊的每個人心中,一旦關鍵的人離開,文化的崩壞卻異常地快啊~

← 深入探討 JUnit 5 的擴充模型 本周雜記 (2016/12/25 ~ 2016/12/31)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