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most 2 years ago

自殺產業

這周回到家整個都懶懶的,只翻譯了一點點,所以這周原先預定的 JUnit 5 翻譯確定跳票了。不過自己有興趣的想法算是整理完了,和幾個人討論過後,似乎消費者並沒有這麼在意那件事,或許沒有合適的市場吧?自己在軟體產業,有時也會想怎麼幫助這個產業?或是怎麼去幫助傳統產業升級?但仔細想想資訊發展的本質是盡可能讓所有的東西自動化,與傳統產業結合,是否是迫使原本在傳統產業的人失業呢?

於是就想到當初唸研究所時指導教授就曾說過:軟體工程師就是讓自己失業的職業,我們讓自己原先的工作自動化,於是這個工作就不需要人了,但身為工程師我們總是能找到下個可以自動化的領域,短時間其實還不用太擔心失業,但傳統產業的人呢?他們是被迫失業,又不像我們可以找下個地方繼續自動化,這樣真的比較好嗎?如果這樣想,軟體工程師不只是革自己的命也是革別人的命?

也許短期內可能不用擔心失業,碰巧又最近在 Facebook 上看到台大洪教授的文章,就在想:隨著 AI 持續的進步,也許哪天出現寫程式的 AI,一些瑣碎不難的程式都交給 AI 後,技藝不精的軟體工程師大概也就失業了,而僅僅剩下那種超難超複雜的程式需要人去開發,但這需要的是超級厲害的工程師,希望那一天不會這麼早到來啊...

Agile Tour Taipei 2016

離開先前待了三年的 Agile 團隊後,本來是想和朋友一起在新團隊再次用 Agile 的思維開發軟體,不過在被併之後,自己像是得了傳統專案管理適應不良症候群,不知道自己能撐到什麼時候?

還好,周六的 Agile Tour Taipei 2016 讓我覺得還是有不少公司識貨 (好啦~也有不少公司還是在撞牆期),但至少讓我看到希望,和當初畢業時相比,Agile 社群中的人變多了,採用的公司也開始多起來,能聽到 Ruddy 老師精彩的演講很棒,學到引導的技巧也很棒,下午的 UX in the Jungle 桌遊不但有趣也可以體會到 UX、開發與市場之間的關係,雖然我們組沒拿到最高分,但大家都玩的很開心,晚場的 open space 發現我也能有不少經驗能分享給別人,也從別人那裡吸收到不少東西,算是把快乾涸的 Agile 信心補充了一點回來。

結束後和前同事閒聊,前團隊 run Agile 已經三、四年,也做了多次轉變和進化,雖然聽起來這次的轉變有點微妙,還是祝福他們是進化而不是退化?

最近會找點東西來看、翻譯,或做些分享與充電,大概是想填補工作內容極度無趣的空虛感吧?真希望那群寫爛程式、對自己的爛程式毫無感覺的人能趕快被取代掉,至於產品本身...自己個人是完全不想用。

← 本周雜記 (2016/12/4 ~ 2016/12/10) 深入探討 JUnit 5 的擴充模型 →